摄影研究所

分享创作
如同分享快乐

忆水流年,浮华逝去——细数那些远去的情怀

小J君:

去年写的一篇洗脑文,发上来看看。


2011年,我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,60D。它很轻,很快,快到所有的操作都是右手完成的。 这也是我使用了这么一些数码相机之后,说不定是最喜欢的一台机器,因为它轻,因为它 自由。与画质无关,就是一种与右手合为一体的感觉,手感狂好。但是我并不打算说太多 60D的事,因为这台机器,我并没有花很大心思去研究。正常的摄影之路,都会经历很长时 间漫无目的的摸索,才会对拍照有认识。下面细数一下我所经历的时代,和一些浅薄的想法。 


 一代机皇——EOS 5D(2012年5月 – 2013年2月)


EOS 5D + Angenieux 35 2.5

一台2005年的机器,至今仍被奉若神明,这就是5D。第一次拿到5D的时候,立刻感觉到一 股不俗,这是我见过所有的相机中,印象最深刻的一台机器。5D的脱俗,是难以用语言形 容的。在色彩上,5D1在整个5D系列中,色彩上是最具优势的。那个时候的佳能还继续着对 大马二的色彩的拓展,依旧以古朴的青调和黄调为主打。而5D在色彩上,做到了像大马二 ,但是不流俗于大马二的程度。 


 长者风范——EOS 1Ds(2013年2月 – 2013年10月)


EOS 1Ds + Angenieux 35 2.5

因为迷上了安琴90 2.5,所以不得不换了大马一,因为佳能1系的反光板能更好的兼容EXA 口镜头。大马一是我最后悔卖掉的一台,如果要在5D和大马一里选一台,我肯定会选择大 马一。大马一是35mm数码相机的开端,也是最具大将风范的一台机器,之后的大马二、大 马三,只能说是各种模仿,各种不入流,因为大马一是在是惊艳过头了!数码时代的开端 ,只能拿胶卷作参考,在色彩空间的设计上,比较忠实的还原了胶卷的质感,所以大马一 也是我所认为的“唯一的胶卷数码相机”。高光浪漫到让人窒息,可惜,早期的高感技术 没有现在成熟,ISO开到400以上就惨不忍睹了,只能白天用,光线好的时候用。 


 中庸之作——EOS 1Ds 2(2013年10月 – 至今)


EOS 1Ds 2 + Angenieux 35 2.5

因为遇到瓶颈,心灰意冷的卖掉了大马一,换了一台战斗版大马二。比大马一像素高多了 ,也比大马一闷多了,高感上来了,黑色浮的要命。一台没有大优点的机器,也没有大缺 点,平庸,但还没有到俗的地步。色彩比大马三好,层次比大马一有所提升。但是没有大 马一得惊世骇俗,也没有大马三的细腻。可能佳能做机器的发展趋势就是这样,色彩越来 越差,层次越来越好。目前还没有看到一台色彩和层次都出众的机器。有一段时间考虑过 要换机器,但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,数码相机的进化,就是从脱俗到庸俗的过程。心灰意 冷。 

 当然也有可能,好机器根本就不存在。 


 胶卷时代:(2012年5月 – 2013年9月) 

 我的第一台胶卷相机是国产战斗机凤凰205,初中的时候学摄影课的时候我爸给我的。非常 好的一台机器,老毛子时代的时候可是各种科考队的必备之物。这台机器全机械,无测光 。十几年前的初中生,都不像现在那么有钱,也不懂器材。但是男人对于精密的器械有着 天生的喜爱之情,所以既然想拍照,就只能锻炼自己的眼睛。以F4,感光100/400(21DIN /27DIN)为标准,锻炼出来人肉测光仪达到了正负0.3的准确度。但是不考虑胶卷摄影里高 加暗减的原则,所以只能保证曝光大差不差。(事实证明,胶卷摄影里,曝光正确与否是 最难的问题之一,也是我现在放弃胶卷的一个很大原因)  

前几年刚接触数码相机,看到一大波文艺青年端着自己的胶卷单反,一股怀旧的情感随之 而来。买了一台美能达X570,X700的兄弟机,基本可以认为是一台机器。拍了一卷,顿时 被毒到了,然后便迷上了胶卷这个东东。那个时候的要求很低,只要送到画英雄一冲扫, 出来不管怎样都是好。之后又被朋友的玛米亚C330的外形毒到了,于是傻乎乎的买了一台 双反。而且这台双反还很稀有,蔡司伊康IC,内置矽光石测光器,时隔五十多年后依然精 准。  

问题出现了,第一个问题:曝光。有一种误区是觉得胶卷的宽容度比数码高,可胶卷的宽 容度实际上是不如数码的。胶卷如果不能正确曝光,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比如一张照片 ,用胶卷和数码拍摄,同时过曝或者欠曝一档的话,数码的RAW可以做到与正确曝光别无二 致,胶卷则不一定。(负片的曝光要求在正负0.3之内)当然,胶卷可以迫冲,可是CCD的 数码后背,在挽救曝光上还是要更高一层。曝光不精确可以通过冲洗来挽救,但是穷学生 一枚,没有金钱也没有精力去自己冲洗胶卷,冲几次可以,但是长期冲洗,势必会耗费太 多的人力物力。  

第二个问题:冲扫。画英雄的冲扫应该是全国店扫最好的地方了,可是店扫终归是店扫。 是不可能一张一张的帮你手工校色的,魔术手的预设有时候也会不尽人意(更别提诺日士 等系列,简直就是惨不忍睹)。一张照片,在我看来,必须要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,才能 称作是自己的照片。如果在画质上没有自己的努力,那这张照片有一半就输了,失去了乐 趣。一万五以下的扫描仪,我觉得基本可以忽略了……在迷惘之中,正好赶上了数码后期 突飞猛进的时期,数码的后期已经超越了店扫,那我更没有理由去玩胶卷了,遂出掉了所 有胶卷相机。  

胶卷,永远是心中的一块瘀伤。玩胶卷,等于没有;不玩胶卷,等于遗憾。 



EOS 1Ds 2 + Meyer Trioplan 50 2.9


 后期时代(2012年5月-2014至今)


EOS 1Ds 2 + Angenieux 90 2.5

早期的数码后期,现在看来依旧是淳朴青涩的,和大部分的摄影爱好者别无二致,埋没到 人群里,不会有人多看一眼。前年5月,在网上看到了tofu的一组照片,深受触动,于是开 始了破解。同年十月,看到了菲林日记馆的一篇文章《我的后期》。很短,只有五百字不 到,但是看过之后,觉得其实我已经不需要更多,这几行字足以解释所有的调色思路了。 接下来,接受了某大师的悉心指导,开始了艰苦的调色之旅。  

说是指导,其实只花了大概五秒钟的时间。他只说了十一个字:“对比度,白平衡,调色 两万张。”(好像他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,好像我被坑了。。)刚认识他的时候,想叫 他当场后期照片给我看或者手把手教我的,可是后来一直没有说得出口,因为这实在是不 尊重别人的研究成果的一件事啊。而且这种教法只能教会一张照片,每一张照片都是无法 复制的。  

之后又受到毒害(貌似这种毒害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扩散),入手了安琴35F2.5。这个时 期,之前所有的后期方法都被推翻了。不再需要蒙版、高斯模糊这种low到爆的东西,只需 要曲线、色阶、对比度这三个工具,后期的思路有如大刀阔斧一般,痔疮患者又一次迎来 了春天。 


 什么是好的画质? 

 越年轻的摄影师,对画质的理解就会越弱。当然,这是一种一棒子打死一群人的做法。我 们可以很轻易的区分手机和数码单反的画质区别,也可以从原片上区分一个初级机器和一 个高端机器。数码照片的后期,实际上是一种减法,好的后期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画质, 留其精华,去其糟粕。如果一个后期没有办法保留画质,那么和用手机拍摄是没有区别的 ,其要义都在于意境而与画面技法无关了。  

比如,魔术手强力渲染亚洲人的肤色,高光品,绿色青,黑色绿。(不需要记,因为记住 这些根本没有意义)总之魔术手所有的颜色都很厚就对了。逆光的时候发青,但是这种青 色恰好变成了一种烟雾状的颜色,在情感上极大的胜出了数码。魔术手的调子,很多人喜 欢。但是在数码调色中,是基本不可能还原魔术手的这种颜色的。你可以用曲线工具一下 子定一个主色调,或者用选择颜色一点一点地修改局部的颜色,也可以用最笨的方法:蒙 板,但是这些都没有办法改变画面颜色的厚度,因为成像原理是千差万别的,调色不能简 单的把颜色看作一个单独的东西,就像一份高级寿司,需要考虑水质,淘米煮米,刀工, 手的握法和温度等等。妄图把数码完全还原成胶卷,不如直接用胶卷拍好了。胶卷就是胶 卷,数码就是数码,蝴蝶越不过沧海,没有谁忍心责怪。 


 好的照片与技术无关,与美女有染 

 在中国,一张好的人像照片,美女是必不可少的,甚至可以说是绝对的。至于其他,只要 不要太差,观众是无所谓的。糖水片是很挑模特的,如果没有甜美的模特,那么一张糖水 色的人像就失败了。从这一点说,技术真的不重要了。这个时代对于美女的追求,是非常 疯狂而可怕的,很多追求甚至违反了大自然赋予女性本身的特质。试想一下,一个摄影师 躺在了地上,就为了利用广角畸变让美女的腿显得更长,其意义在何处?其所谓的美又在 何处?我们经常会形容一种身材为"逆天的身材",这说明我们自己其实清楚,对这样的身 材的追求,是极其不正常的。在日本摄影家的作品里,或者退一步来说,日本最普通的快 餐式子写真的摄影作品里,都极少看到作者去追求这类的美。在人像摄影中,还原模特本 来的面貌是最重要的。但是这样观众就接受不了,因为电影电视行业发达的今天,已经没 有人对自己的样貌满意了,也许有一天,观众可以直视自己满脸雀斑的笑容,也可能这一 天会离我们越来越远。 

 观众的审美,只能靠时间来拯救,或者靠时间去毁灭。  

其实人像摄影中,姿势再多也不过是寂寞,撼动人心,只需要一双视线就够了,当然,也 可以纯粹靠画质,如果够自信的话。 



EOS 1Ds 2 + Meyer Trioplan 50 2.9

日系摄影的思路

什么是日系摄影?有些时候,日本摄影家的眼里,会浮现出非常戏剧化的场景,而且这种 形式,充满了东方文化的味道。这些场景不一定要是在一间木质结构的房间里,或者水手 服,或者樱花,很多日本摄影家选用的场景甚至与欧洲摄影的选景不谋而合。所以说形式 并不是决定性的。但是在想法上,含蓄的想法显然要比直白的想法显得温顺的多。  

日本摄影家眼里的事物,是温柔的,也是神秘的,充满了浓厚的人情意味。而这正式欧洲 摄影所缺乏的。后者在观念摄影上有很高的造诣,但是日本摄影家显然越过了观念的牢槛 。观念摄影一般都是定好一个观念,然后特意营造出这种观念,也就是为了表达观念,仅 仅采用了摄影的方式而已。日系摄影较观念,更看中感受,也就是观众看到这张照片时的 感受。如果一张照片,看了三秒钟以上,观众的大脑还在机械地思考中,那么这张照片就 是不成功的。经常会有人问别人,这张照片要表达什么?我觉得问这些问题的人,恰恰是 深受观念摄影毒害的一些人。好像我又回到了小学,面对一张语文阅读试卷,要回答“作 者的思想感情”、“文章的中心思想”、“作者暗示了什么”这样的问题。(韩寒曾做一 篇中学阅读题,答错,而阅读材料正是他本人所写,无奈只能自嘲:“我竟然没有领会我 的真实想法。”) 

 这里将观念摄影作为反面教材来说,是因为我本人是倾好于日本摄影的思路的。日本摄影 正好是与观念摄影格格不入的一种摄影方式。在观念摄影大行其道的今天,唯有日本的摄 影家们还在坚持原来的路子,一撇一捺地用照片写诗。有一些时候,照片没有表达任何意 思,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。凡是无法用语言复写的事物,必然是高于语言的,也许照片 就是这样的一种方式。(日本的禅宗也尊崇“不立文字”,可以引申一下)用语言表达情 感有时未免过于苍白,而日本摄影,则给了情感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。  

至于思路,日本人的心思显然要比我们细腻的多,这一点从诸多日本电影里就能看出来。 国产电影整体上是浮躁的,相比之下胜出不多。而日本电影是很认真的,就算是很弱智的 特摄片,也能看出整体剧组对待其态度的认真。(日本演员的演技大多都是很不错的)而 且这种风气是从黑泽明时代就带到日本影视界的骨子里去的。  

想学习日系摄影的调子,一定要多看日本摄影师或者电影作品。(国内的摄影师就不用看 了,原作者100分,他们模仿只能模仿到20份,你再去模仿,就只剩4分了)个人建议从岩 井俊二开始着手,虽然动态图片和静态图片相比,反差的要求不是那么高,但大体的色调 是非常值得学习的。值得关注的是《情书》和《世界中心呼唤爱》电影版,前者是岩井俊 二导演的,但是两部电影的摄像都是同一人:筱田升。《世爱》的调子明显成熟很多,尤其是高光 的部分,简直能把人杀死。《情书》的阴天调子则更胜一筹。两者都有共同点,很难得的 是,这两部片子的色调,给观众带来了温度感。不是单纯的冷色调暖色调,而是真正的温 度。非常难得,非常难得。

 无论是《情书》还是《世爱》,画面的中调总是丰富的,高光的延展总是舒适的,没有断 层,没有破碎。肯定是出自英国头或者法国头之手,如丝般顺滑。(日本摄影师中似乎也 不乏有很多人对英法镜头情有独钟)一般意义上来说,我们以为的日系,就是把黑位升上 去,饱和度拉低,可事实上日系摄影的调子比这个要复杂的多。日系摄影必然是靠丰富的 中调带动的,所以才有足够的自信让黑位升起来。而现代头的反差太高,对比度也太高。 对比度和层次是成负相关的,对比度对高,层次越差。反差分情况考虑,只能在一个适中 的范围内,不能太高,也不能太低,虽然反差高的镜头,锐度高,可谁说画面就一定是越 锐利越好呢?有舍必有得。 

评论(3)
热度(274)
  1. 下睫毛长小J君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AZY小J君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锐Real
  3. 江户川空耳故事的小黄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故事的小黄瓜小J君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艺术成就疯子小J君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摄影研究所 | Powered by LOFTER